新闻动态

中关村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寻路

2020-07-24 09:02:14 admin 7

今年5月,北京幸福益生高新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幸福益生)以一项发明专利为抵押物,获得了北京银行发放的80万元贷款,这是这家小微科技企业第一次尝试利用知识产权质押的方式进行融资。

幸福益生是一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其所在的中关村科技园区也是中国知识产权融资模式探索的起点,中关村知识产权促进局局长石英对记者表示,中关村对知识产权融资的探索可以追溯到2005年。

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是指企业以合法拥有的专利权、商标权、著作权中的财产权经评估作为质押物从银行获得贷款的一种融资方式。

北京知识产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何敏刚对记者表示,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渠道是科技企业融资链条中重要的一部分,科技企业中拥有大量的无形资产,而其中的小微科技企业又缺乏足够的融资途径。但尽管已经有多年的尝试,很难说目前已经找到了最终的途径。

一组数据是,2019年北京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不良率达到5%左右,而一般贷款的不良率为0.5%左右。

某种程度上,中关村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中的探索路径就是不断搭建更合理的风险机制和评估机制,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国有企业、金融机构、担保公司甚至保险机构陆续加入,结成了一张严密网。

今年7月1日召开的国常会中提出,要鼓励商业银行在国家高新区设立科技支行,支持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

在高新区成为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推进的抓手之时,中关村国家知识产权制度示范园区的探索案例是否能够提供足够的借鉴?



首  单

北京幸福益生高新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再生医学新材料的研发公司,尽管已经成立超过7年,但由于生物医药和新材料领域漫长的研发周期和临床验证,这家公司的核心医疗器械注册证目前仍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复阶段,研发成果尚未全面进入医疗器械领域,目前他们虽然开发衍生了医美整形等日化产品业务,每年亦能够带来数千万的营收。

投入生产和研发的过程需要持续不断的资金,在发展过程中,幸福益生曾陆续利用信用贷、设备抵押贷等形式进行过融资。

这些融资无一例外需要固定资产的抵押,其中信用贷本身并不需要相关资产抵押,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需要控股人签署相关的连带责任协议,用个人资产作为风险的补偿。

在2019年,这家公司参加了中关村知识产权促进局举办的一次“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政策宣讲会”,了解了相关政策,在2020年疫情的影响下,幸福益生首次尝试了利用知识产权质押的方式进行融资。

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第一步是需要决定用哪一项知识产权进行质押。幸福益生目前拥有50余项发明专利,其中一项专利在2019年,其中一个核心专利还曾经获得过2018年的中国专利银奖。

幸福益生政府事务经理邢国焘对记者表示:“我们当时考虑了两方面因素,一方面肯定还是得具有一定价值的发明专利,另一方面还得考虑银行和担保机构的接收层度,最后选择了一项较为重要的发明专利”。

专利价值的衡量是知识产权质押中关键的一项,专利价值一般由第三方机构进行评估。幸福益生在2019年曾经获得过一次国有资本的融资,在融资前曾经进行过一次评估,评估的结果是在其7亿元的估值中,知识产权价值大约在2800万左右。

一个多月的时间,整个流程就已经走完,在5月幸福益生就获得了来自北京银行发放的一笔总额为80万元的贷款,期限为一年。

邢国焘对记者表示:“融资金额是一方面,对我们公司而言,这件事情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公司的知识产权价值获得了金融机构的认可,等于是一个价值发现的过程”。


寻  路

目前幸福益生正在进行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贷款贴息的流程推动,邢国焘介绍,尽管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利率与一般贷款利率差别不大,但是再计算上地方的贴息政策后,利率水平有很大优势,真实的降低了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这里所说的贴息政策是中关村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模式上摸索出来的一个做法。

中关村是中国第一个开始摸索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地区,按照石英的介绍,最早可以追溯到2005、2006年。石英表示:“那个时候一批科技企业开始出现,就需要考虑要如何支持这批企业。当时翻译了很多海外的资料,就发现了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这个途径”。

实际上,中国的知识产权探索背后包括高新区管委会在内的政府机构扮演了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来自地方政府的财政补贴以及体制的搭建成为了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推动的有力支撑。

2007年,中关村国家知识产权制度示范园区知识产权质押贷款贴息专项资金开始正式实施,这笔专项资金每年的额度为100万,成为了中关村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推进的起始动力。

中关村知识产权促进局提供的资料显示,此前北京市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平均利率近5%,加上专业的评估公司、担保公司等等三方机构的费用,综合融资成本在8%-12%左右,知识产权贴息政策即针对了这一“融资贵”的问题。

自2007年专项资金正式实施以来,累计向120家中关村企业发放专项资金1210万元,支持贷款金额超过15亿元。

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过程中,如何帮助金融机构化解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本身较高的不良率成为了一个重要环节。

中关村在长期的摸索中逐渐引入了担保机构、保险机构以及相关知识产权运营平台,这些三方机构连同金融机构结成了一张严密的网,用来实现“风险分担”的效果,形成了中关村知识产权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体系。

这其中一个较为特殊的节点是成立于2014年的北京知识产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北京市市委市政府为促成“知识产权商用化公司试点”而倡导设立的知识产权运营机构。该公司与海淀共同搭建了一个“风险补偿资金池”,用来分担金融机构从事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中可能出现的风险,双方各承担50%的整体风险。

按照何敏刚的介绍,通过引入社会资本、担保公司等多方,目前北京知识产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承担风险最低的不足30%,通过与金融机构、投资机构以及专业服务机构的合作构建了“知识产权运营+投贷联动”科创服务生态圈,目前服务的企业接近150家。

和所有抵押融资的模式一样,知识产权作为质押物实际上是风险的代偿,如果出现无法偿还贷款的情况,担保公司需要处置质押品以减少自身承担的风险。但处置恰恰是目前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中需要面临的一个挑战。

何敏刚对记者表示,截至目前,他所在的公司几个出险项目都是系统集成类的,科技含量普遍偏低,质押知识产权只成功处置了两项专利,以五万价格成交,处置的渠道是其公司自己运营的交易平台。

尽管中关村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模式不断拓宽了探索的边界,但目前知识产权评估、处置等多个节点还很难说已经完全打通,在目前的阶段,正在快速推动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视为一种面向小微科技企业的更为市场化和更具效率的“政府补贴政策”。

在何敏刚看来,知识产权属于无形资产,具有非标性、非独立性,这意味着不同的人获得同一件知识产权带来的价值是远远不同的,评估难度极大,而这也给金融机构和担保机构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东部商业银行人士对记者表示,其所在的银行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业务时间已经很长了,但是规模很小,没有普遍意义。“在处理知识产权时,需要涉及专业领域,太容易入坑了”。

北京银行提供了一组数据,北京银行是中国最早一批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金融机构,2003年以来,全行纯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贷款总额度也仅为50多亿,在整个贷款业务中体量很小,更多的是将知识产权作为评估指标中的一项。

对此,何敏刚认为“不一定要让知识产权在质押融资中发挥100%的作用,可以逐步的提升其发挥作用的比例,比如从1%慢慢提升到20%、30%甚至50%”。

2020年上半年,在疫情的冲击下中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反而出现了逆势上扬的态势,按照国家知识产权局三季度新闻发布会中披露的数据显示,上半年专利商标质押融资金额达到853亿,同比增长45%。

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运用促进司司长雷筱云在回答记者问时表示,国家知识产权局多措并举推进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规模不断扩大,有效发挥了知识产权融资作用,及时纾困解难,助力企业复工复产,取得较为积极的成效。

雷筱云表示,下一步,知识产权局将落实“六稳”“六保”要求,围绕打通阻碍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规模进一步扩大的难点堵点问题,会同相关部门,以新技术、新模式、新服务推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迈上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