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破产重整中企业价值评估的持续经营假设与收益法

2020-03-10 09:51:02 27

   高于底线标准(暂且不论底线标准客观公正与否问题),重整计划草案在合法性层面得到了支持,但合理性层面呢?换句话说,高出多少是合理的?略高于(如仅比普通债权破产清算清偿比例高1%)是否合理?基于破产清算假设的偿债能力分析无法解答这个问题,需要回归企业“继续经营价值”的探讨。如果说清算价值是基于实物资产“大甩卖”思路,那么继续经营价值则基于“持续经营假设”,需要综合考虑企业商誉、客户资源、销售网络、企业资质、技术骨干储备等多要素的贡献,从而评估各种生产要素有机整合所能实现的整体价值。

    目前实践中,评估公司一般采用成本法(主要评估方法)对重整企业评估,部分评估公司会出具两版价值分析报告:一版为基于持续经营假设的市场价值分析报告,另一版为基于破产清算假设的偿债能力分析报告(清算价值是在市场价值基础上考虑快速变现率得出),而部分评估公司则仅出具偿债能力分析报告。

 

1、成本法在价值评估中的效果

   从成本法的特征看,其从资产重置角度予以评估,仅能反映企业资产的自身价值,并不能全面、合理地体现各项资产综合获利能力及企业成长性,也无法涵盖诸如在手执行合同、客户资源、产品研发能力、商誉、人力资源等无形资产的价值。

 

2、为何不运用收益法进行价值评估?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在重整项目中使用更能体现企业整体价值的收益法加以评估,以纳入前述那些在资产负债表中无法反映的企业实际拥有或控制的资源呢?

    目前破产管理人、评估机构给出的解释口径大致两类:“办不到”和“没有意义”。“办不到”,人为因素层面,因为企业管理层不配合提供生产经营规划、盈利预测等评估所需基础数据;客观技术层面,由于重整的特殊性(特别是引入重整投资者情形下),以往年度的经营财务数据不具有较好的参考性,相关性较差。“没有意义”,指根据收益法评估的价值低于按照成本法评估的价值。

    虽然立足于破产重整程序复杂、时间紧迫且配套制度不完善等现实,当前适用收益法评估确实存在一定难度,但是否就完全不具有可操作性呢?另外,如果依据收益法评估的价值低于按成本法评估的价值,是否仍有必要维系一场耗费大量人力、财力、时间的重整程序呢?收益法评估所依托的基础经营财务数据及相关技术参数的合理性应该如何判断?

 

    诚然,具体案件的差异性会直接影响前述问题的界定,不能一概而论;但笔者认为,跳出个案层面的差异,不同评估方法的选择,更是一种解决问题思路的体现。

    如果破产管理人、企业关注的重点仅仅是单项资产清算价值的算术加总,为了设定一个“底线标准”而开展破产重整程序的评估工作,便容易将复杂问题简单化,即将“债权人通过破产重整获取更高受偿、企业再建重生”问题粗放地置换为“债权人获得比假设破产清算情形下更高的清偿比例、企业财务负担降低”问题。

    如果采用收益法评估视角并予以实际推进,则各方可以更为深入地了解企业历史盈利能力情况、经营失败并出现资不抵债的真实原因(包括企业管理层的责任认定)、企业的价值点在哪、无效资产是什么、怎样对资产合理分类并确定有针对性的处置方案等;只有在该基础上,才能真正形成“继续经营价值”的判断,破产重整的制度价值才能真正得到发挥。

(转自网络)